十指相扣 形同陌路

题记:
  友说:要多大的勇气才敢十指相扣……

  她不明白,因为从未试过。

  友说:那是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激动、心跳不已、害羞……

  她开始幻想,期待十指相扣。

  是乎记忆在懂事后就没再跟谁亲近过,不知道小时候在双亲的臂弯里她是否也想挣脱?

  有时听双亲唠叨说是那会家里买了电视机,村里很多人来看,小小年纪的她就会去关门不让人进来。

  双亲买了把小小的竹椅给她,连椅子都搬不动的她,硬是一个人也不让坐一下。独自专用。

  这些未明世事前的记忆从双亲口中说出来,虽然无法证实。却不敢说否。

  现在成年后的她还是这样: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或书或筝相伴;

  十岁就自己洗衣服被子,但双亲的一律不洗,自己的非自己喜欢不可;

  生活用品不喜欢与人共用,特别是梳子,非专用不可。第二个人用了就要换过一把;

  那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除了左手牵右手她还曾未试过,虽然早已过了尴尬的法定结婚年龄。

  看着友人边说边回味的神秘感觉,是乎十指一扣就约定终身了。执子这手,与子偕老。

  是乎一场无声的预谋正在策化中……

  天越来越冷了,已接近年底的尾声。

  往年毫无知觉、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她异常的期待。

  毕业别后四年,昔日同窗天南地北只有待过年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