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错失的梦魇

6月30号凌晨2点,我上大学第一个暑假里的第一次失眠。于是我发短信给婷婷我说:我好无聊啊,你在干嘛?我明明是知道她睡了的,可是我就是心里有点堵。


在我忘掉了过去而又无限诚恳面对的现实前是一道一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跨过的坎!那么我该找谁跟我一起面对?风扇呼呼的吹着,窗子外面树影静谧的婆娑着那份夜里的姿态。我忽然在想我会不会对不起这电风扇。不停转的叶片在全力的为我活着它的每一刻。我有些无病呻吟的无聊空虚是不是成了这个光明世界最黑暗的一面呢?我在这个黑夜里病态,铮铮的想去揍人。


是的,我是今天在你的空间里看到了你和那个帅气男生的照片,所以我很窝火。你把你的辫子散开了,你有个甜甜的酒窝。与是我就忍不住的想起了一些什么。那么想爱你的时候你不给我机会,这就是你的情非得已吗?范静宜。对不对,我忽然升起的怨恨成了一种黑暗肮脏的情绪,只是我摆脱不掉。
            


 早晨7点多时我收到婷婷的短信,她说:阿阳,我在做家教呢,我住在他家了。我揉揉了发胀的眼睛有点想睡了,等等之后我回了她一句:别太累着自己了。


大学第二个学期的开始我还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自习,一个人去上各种各样的公选自选课。淡然并坦然的生活着。宿舍的姐妹和我的关系也总是稀稀拉拉的。安安静静的日子,就像在你没有出现之前一样。偶然一天我看到几米漫画上的一句话就想起了

你干净清透的孩子脸。几米说: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
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
是你走的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那个时候我就不停的坐在图书馆座位上轻念着这最后一句话,不知不觉竟然会有液体顺着眼角滑落。


这时一张面纸递了过来,他有一张干净清澈的像孩子样的脸,他说:我看你总是一个人,要不我陪你吧。


要不我陪你吧,我陪你吧,阿阳,这一刻我真的以为是你在跟我说的。


清晨的阳光义无反顾的把黝黑撒着的市侩的菜市场照亮了,我从我的“boss”家出来干负担外的餐食采购。我对自己说这个暑假要好好工作,我要把生活打理清楚。所以再脏的街道也要走得清楚熟悉,买到便宜又好的菜。


 我是一个人来南方很远很远的大学的。生活费什么的都是在我的努力下一笔一笔挣得的。我的妈妈,那个我打心里鄙夷的人在离婚后依然靠着那个男人的钱生活。我的生活不能走她的狼狈,于是我要为我自己的生活努力。就算不想要也要咬牙挣扎。  


我在工作的时候,我会为我的生活活的心安理得。收到你的短信时我想起阿阳你对我说:你是在我的哥们家家教,不会亏了你的。你嘴角弯起很好看的弧度呢。你就像个孩子,不知道这个社会有时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黑暗。我成功的在教他的好哥们的弟弟。呵呵,我是真的很喜欢阿阳干净清澈孩子样的脸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只是阿阳是我的宝贝,我一个人的宝贝。于是有时候我想把我一个人的生活分一部分给他,那样我一个人的双肩包可以分去一半的重量。像大张伟唱的我果分汁你一半,对吧我的爱人,阿阳,你会知道疼我,看到我心里的那份不坚强的。


 在家里闲的时候要收拾很多东西,我把我看的书收到了一个小书柜里,我找到了《幻城》。它的封面已经褶皱起来,泛黄黑的,脏的。只是它曾经是我最欢喜最心疼的书,我会无聊到用好看的包书纸把它包起来。只是现在它如此破旧。那么我最初的心意还在吗?


我又给婷婷发短线,我说:我好无聊,你在干嘛?我不是真的在乎婷婷回短线说她在干嘛,我是真的无聊!于是就像个习惯一样,我无聊时给婷婷发短信,我说:我好无聊,你在干嘛?我的短信没什么其它内容。


我是被范静宜烦死了,我不知道我要干嘛,要像个男人样抢她回来,还是像个怨妇样的说虽然心痛我给你幸福?只是这一切的幻想都是空的,我不知道她在哪儿,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一点喜欢我,我是在唱独角戏,一个人难过的不得了却不知道会不会牵动另一个人的心弦。我们从没聊过电话,QQ,虽然我都有。不管你怎么换我都会弄到你的消息。如果再见到你我想问你:那么我最初的心意呢?


大一的第二学期我就有人陪了,他很好,只是他会让我想起你。


我是个安静的人,有时候想有你陪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在有阳光,有金色落叶,有他不在的时候,我还是会想到阿阳你的孩子脸,干净清澈。


暑假里他拉我去参加他哥们的聚会,他说要让所有人看到他的幸福,他开心的好孩子气啊。


只是他没想到他的聚会里会看到你。


通过几个人的介绍我们相见了,你还是笑着孩子气一样的,你看着我的眼睛很坦然的说:好漂亮呢,认识你很高兴。很高兴,是的,很高兴,很狠的话啊呢!我不能像你一样坦然。放假后我知道上次几米的话还有后几句,几米说:

我们错过了诺亚方舟,
错过了泰坦尼克号,
错过了一切惊险与不惊险,
我们还要继续错过,
但是,请允许我这样自私的话
多年后
你若未娶
我若未嫁

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现在的我成为你的陌路,我还可以这样自私的说,这样自私的想吗?


我的身后有个新的阳光,有个被我忽视的他。你知道吗?他被我残忍的当成你的替身呢!只是现在我会像他对我一样心安理得的陪他吃饭,陪他上自习了。他的傀儡生活在你的话里土崩瓦解了。我要成全他所炫耀的幸福。于是我一边靠到他温暖的怀里一边说:很高兴认识你。


我的心里很苦,我看到范静宜笑着依偎在他怀里。我错觉的感觉到他们好合适,他有干净清澈的脸,她有甜甜的小酒窝。她回我说:很高兴人认识你。这通常是一个开始的话意味一个终结,再没有回头的余地。我好后悔去参见那个聚会,好多的陌生人让我无地自容的好不习惯,更重要的是让我陌生了你。

   于是我又在家中病态。我看不到太阳,我把每天都过成雨天。我把《幻城》的书扔了,我的心意再真又怎样呢?我站在这世界最黑暗的一面,因为看不到光我就把脸深深的埋在被子里了。

   我发短息给婷婷,我说:我好无聊,你在干嘛?

   系统回说:对不起,你发的用户152********已关机。

   于是我忽然很想看到她,我要去找他,然后带她出海,带她去看清晨日出。


这个世界总会有很黑暗的一面,肮脏的让你呕吐。当我从阿阳的哥们家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这么想,我坚强的不去哭,就算被他爸拖到房里撕开了裙子时。我自己好脏,和这个肮脏的社会一样。我从房间里出来时看到阿阳的哥们,他站在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我想吐。我一个人冲到菜市场的角落里,看到那些被摊贩卖剩下的菜叶混在肮脏的污水里。我说过不哭的,可是我好想阿阳,我好想他抱着我,我的脆弱,我的不坚强我只想给他看,可是阿阳在哪里?我孩子般的阿阳在哪里?我深深的把头埋在膝盖里,我什么都不想再看到了。


夜里,我想了好多,阿阳给我的怀抱,阿阳的坏笑等等,他想太阳一样。我又想到小的时候爸爸把我举过头顶,妈妈在旁边开心的笑。妈妈现在身体的不好。爸爸走时候不回头的背景。在路灯下仿佛亘古来就只有我孤单的背影;



阳光一如既往的进了肮脏的菜市场里,渐渐有早起的贩子来了。我抬起头,一脸漠然。我忽然清醒的指导我要干嘛了,于是我镇定的走到阿阳哥们家。我镇定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我镇定的向他爸爸要应得的家教费。他和他爸都被我吓坏了,他们的在惧怕。我看他爸手颤抖的把钱给我。我换下撕坏的衣服,我说我要坚强!我的怯懦怎么可以给这种小人看到!那怕含血带泪也要活下去,再被凌辱也要不像样的挣扎给他们看。


我要杀了他爸,我打不过他,我把他家的椅子全摔了。我揪住我哥们的衣领说:你当时在那里,你不救她!我让你照顾她的!他挣扎出去说他不在,他不知道。于是我抓起桌上的瓶子狠狠的砸到我的哥们头上,我看到我曾经的信任曾经吃喝一起的好朋友好哥们倒了下去,好多的血像莲花一样漫在漆黑的地板上。他畜生的爸爸拿着菜刀出来满屋的叫嚷。我了冲出去,我找不到婷婷,她去哪儿了,她在哪儿一个人孤孤单单?她在哪儿,我的婷婷?我知道她心里没有她表面的那种坚强,如果可以我想去分担你的一半,我是全世界最混账的混账。你在哪里?把你的忧伤,痛苦给我一半吧!我错了,原谅我的忽视。


我做了一个星期的火车回到家中。我把生锈的钥匙插进锁孔,转开,推门。我已经麻木了。我的阿阳是个孩子,他永远不会知道有这么另一面的世界,这么另一面的生活。我好狼狈,我的脸上挂不了微笑,从很久前我就是个悲伤的个体。阿阳,你的笑那么清澈干净那你就这么一直笑下去,我回到我的角落里去挣扎。和我的妈妈去做不同的悲哀个体。我不会再去那个城市了,我也不会去找你了,我的大学就这么过了吧,报复什么的留着我再长大,再有实力,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生活什么的我总会找到自己的方式去过的。阿阳,我手机里又有好多你发的短信,你说你好无聊,问我在干嘛。你还不知道吧。可是我不能再回你了。
  


我想不起范静宜长什么样了,现在我会时常翻看婷婷以前给我回的短信,她说她在嘛,有什么开心不开心,有什么难过的好玩的,她以前说的好细呢。怎么了,这次为什么不跟我说了?我在家里一遍又一遍的发:我好无聊,你在干嘛?只是你再也不回了。你在也不在乎我的无聊了。前几天我看到几米的一首诗,他说的境遇好像我们呢!几米说: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
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
是你走的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我们错过了诺亚方舟,
错过了泰坦尼克号,
错过了一切惊险与不惊险,
我们还要继续错过,
但是,请允许我这样自私的话
多年后
你若未嫁
我若未娶

我们能不能在一起。

果汁分一半,我现在自私的想分担你坚强背后的怯懦。只是你在哪儿?


上一篇: 缘。搁浅。夏殇
下一篇: 从开始到现在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94

:Ŷij ֽ Ͼ ֳ ϶ ֽIJ Ͼ Ͼֳ ӹ ֳ թ 򿪻 Ͷע Űټ Žɳ ˹ 21 365bet Žɳ Žɳַ ÷ ˹˹ ˹ַ ֽ IJ IJ IJ ij ţ hg0088 ϻ ϻ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