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始到现在

高中毕业之后,学习不好的我很自然的没有考上大学。我爸叫我复读一年,可我脾气倔得像头牛,死活不想在上学了,对于同样的经历不想再有第二次,自个儿认准的理谁也无法更改。最后我爸妥协,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去了建筑工地,在那里做一个不合格的小工。夏天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我那拿了录取通知书的同学们都在家里享受空调带来的惬意凉爽,我却在工地上吃力的和一帮比我岁数大许多的工友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搅拌沙子,一块块的搬砖,有时还要楼上楼下的搬运玻璃。最最清闲的工作是站在太阳底下为拉沙子的大卡车发白条,一站就是一整天。一个星期后我爸问我:你想不想复读?我冲他笑了一声走了出去,继续干我那没完没了的活。


一个月后,我用自己干裂的手拿着挣来的600块钱对我爸说我要去外面走走。我爸没多说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400元钱放到我手里说:我只有这么多了,刚好凑够1000,你出去走走也好。然后转身进屋,下面什么都没有对我说。


我紧紧握着这钱,看着我爸转过身去,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才莫名其妙的流下眼泪来。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你长大了,不是吗?你要学会坚强,一定要坚强。


我只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坐上了开往X城的长途客车。下了车后忽然从四面八方跑来许多司机问我要不要坐车。我麻木的摇着头,一个人走出了车站。


再往前走一会儿,就是一个商场。,名字很有特点,叫牛业商城。我好奇的刚要走过去,忽然迎面来了一个大约7,8岁的脏兮兮的小乞丐到我面前,没有任何预兆的就要掏我的口袋。我推开他的手,说你干嘛?!小乞丐说哥哥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好像在诉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可手却不停的乱动,企图寻找机会掏我的口袋。我忽然感到很悲哀,为他也为我自己。我拿出些钱给了他,打消了去商场的念头,继续行走。


我找了一个小饭店填饱了自己的肚子后,又坐上了开往另一个地方的客车。我觉得自己现在完全是顺其自然了。内心平静的没有一点涟漪。客车停站后我来到了另一个城市。这里比先前的X城小了许多,我在原地站着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我本就没有目的,此刻变得更加没有目的。

  又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司机摇下车窗探出头来问我要去哪里。我愣了一下,然后拉 开车门说我去北京好了。司机也愣了一下说:小兄弟,我们不跑这么远的。


坐车到了这座城市最大的商场后,我依旧上上下下没有目的的乱转。看着价格不菲的商品,我用手紧紧攥了攥自己仅剩的几百元钱。不知为什么,我忽然间喜欢上了穿梭在人群中的感觉。

  出了商场,天色已经有点变暗了。我首要的任务就是找个地方过夜。在大街上走了一会后,我没有找到可以叫我过夜的地方,旅馆都太贵,我没有这么多钱。意外的,我又遇见了一个小乞丐。我正在感慨这是宿命的同时,他和他的前辈一样走到我面前伸手就掏我的口袋,同时不忘嬉皮笑脸的说:行行好,行行好,给些钱吧!看着他表现出来的与年龄不符的圆滑,我开始没有缘由的生气。


我推开他的手,说你跟我来。然后我径直向前走去,他紧紧地个跟在我的后面。生怕我会跑掉似的。到了一个僻静的街道拐角后,我停下来,转过身对小乞丐说:来,我给你钱。他嘻嘻哈哈的走到了我面前正要伸手套我口袋的时候,我猛地抡起胳膊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由于没有准备,他立即倒了下去。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怨恨,对着他就是一顿暴打。他疼的大喊大叫,可是我知道,没人会听见的。我用比他响亮许多的声音吼道:我给你钱!我给你钱!你倒是拿啊你!几分钟后,我停了下来,看着全身泥土的他,许久都没有说话。随后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走过了拐角。


在路人的指引下,我走进了一家网吧。想要在这里度过第一个离开家的长夜。老板很是和蔼可亲。让我在离家后第一次感觉到温暖。


我问老板,附近有没有商店。老板指给我后,我到那店里买了小孩子喝的AD钙奶。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我只买了这一种饮料。抱着这个到了电脑面前后,我一边用吸管喝奶一边看着电脑屏幕发呆。登陆了QQ后,我看着那个企鹅图标胡思乱想。


不多时,我的图标忽然动了起来。真不知道是谁在半夜还如此饶有兴致。


我打开了对话框: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如此可爱的男生,居然那么津津有味的喝小孩子的东西哦。


我断定她一定是这个网吧众多的夜不归宿的人群中的一员。但是我并不想知道她是谁。


我还是和她聊了起来,为了打发这漫长的时光。她总是和我说许多话,我则不时的回复一句。在天快亮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看过《只爱陌生人》吗?


我用吸管喝完了最后的一口钙奶,看着微亮的天空。给她打过去了最后一行字:天亮了,我得走了。再见。


经过一个女孩子旁边的时候,我不意间发现她就是跟我说话的那个女孩子。那么清晰的展现在我面前,即时只有很短的时间。我没说说什么,大踏步走了出去,我不想对这里有什么挂念。又或者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了,谁知道呢!


沿着街道我行走着。思考下一个站点会是哪里。走了几分钟后,以外再次发生,我不得不为自己的宿命而唏嘘。一帮衣衫不整的人整齐的站在我面前,为首的是昨天被我暴打一顿的那个小乞丐。


这次挨打我的确很狼狈。甚至都没有还手的机会。拳头像雨点一样向我袭来。我抱着头蜷缩在地上,咬紧牙关。感受着难以名状的痛。小乞丐来到我面前,用他那脏兮兮的手掏出了我的钱,在我眼前挑衅一样晃动了几下,然后忽然对着我的肚子踹了一脚。我强忍着,没吭声。



小乞丐说:你打了我,我也打了你,我们两清。他说话的语气与他的年龄是这么的不符,成熟的让人害怕。我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对他说:算你狠。


小乞丐从我的钱中拿出了一张100元的票子扔到了我的旁边。然后对其他人说:我们走吧。


过了好久,我勉强坐起来擦了擦嘴角的淤血。过了会儿,我才站起来。用力拍着身上的土。随后捡起来我仅有的100元钱向前走。


这个城市居然还有地铁。我看见了指示牌后,又一次发出了感慨。走下去后,首先听到的是粗犷的歌声,寻声望去,是一个流浪艺人在用吉他自弹自唱。我走过去,拿出那张100元钱给他。说:我也要跟你一起。话说出口,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为自己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

  他停了下来,问:你说什么?


我索性横下心来一字一句的说:我想加入你!跟你一起。他什么都没说,这下该我沉默了。过了一会,他忽然说:你会唱什么歌?


那天,我过得异常快乐。我和Z在一起感到了快乐。对了,他叫Z。晚上他请我吃了盒饭,我则为他讲述了我的故事。那一晚,我们聊了许久。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依然在站台唱歌挣着只够吃饭的钱。期间,我遇见了那个在网吧的女孩子几次,因为每次她都饶有兴致的看我们演出并在我们面前放上几十元钱。我对她淡淡一笑,低头继续拨弄我的琴弦。在心里我一次次告诫自己:我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而已。同时一次次在想,世界真的这么小么?


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都和Z过着单调而又充实的生活。我并没有想过以后会如何如何,只是在单纯的享受着现在。一个月后,Z对我说:你该回家了。我摇头。Z说:你还小,还有许多你自己的生活,你的旅途才刚刚开始,怎么可以在这里平庸的度过呢?我收留你,只是想叫你的心沉积一下。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你的性情也不那么浮躁了。所以,你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我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是Z送给我的。我平静的打电话给我爸,接通后,从另一头传来了我爸憔悴的声响。我装作镇定的说:爸,我想家了。我想回去了。我爸激动的说你在哪里?!我说我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但明天就能到家了。您别担心我。


挂了电话,我开始莫名其妙的流泪。Z递给了我火车票。我接过票后对Z说:谢谢你。走进了夜幕之中。


在火车上我睡着了,做了一个长的没有尽头的梦。醒来后我发现,窗外的天空,是真的已经亮了。

上一篇: 一场错失的梦魇
下一篇: 和你在一起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7

:Ŷij ֽ Ͼ ֳ ϶ ֽIJ Ͼ Ͼֳ ӹ ֳ թ 򿪻 Ͷע Űټ Žɳ ˹ 21 365bet Žɳ Žɳַ ÷ ˹˹ ˹ַ ֽ IJ IJ IJ ij ţ hg0088 ϻ ϻϷ